<kbd id='xFN2Pqw'></kbd><address id='xFN2Pqw'><style id='xFN2Pqw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xFN2Pqw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xFN2Pqw'></kbd><address id='xFN2Pqw'><style id='xFN2Pqw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xFN2Pqw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全球首家红灯区书店,老板和店员都是牛郎,只卖爱情名著!

          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2-14 09:28 来源:喀什大学审核性评估、转型发展专题

                  但这个职业并不被人尊重,

                  很多人会对这个行业有误解,

                  我从小成绩优异,是个规规矩矩的孩子,没干过什么离经叛道的事。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歌舞伎町做兼职,我突然觉得这是个锻炼人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虽说这一行证明了自己的生存能力,但这个圈子毕竟是个大染缸!大量的钱财归我所有,却又如过眼云烟,被我大把大把地挥霍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如果我结婚了,就会有下一个男公关跟我一样去走入婚姻,那么我们这一群人就能渐渐地融入到社会中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们一般都年轻帅气、笑容甜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入行不到一年半,

                  在最“有爱”的这一天,

                  其实现在的歌舞伎町也不再像以前一样,20年前,来这里玩的人需要藏着掖着,在这工作的人也都用的是艺名。现在的歌舞伎町无论几点,都会有安保人员在,24小时监控,发生点情况5分钟内就有警察到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是那种希望做任何的付出都能马上看到成效的人,“在服务业摸爬滚打四年,可能会比大学四年获得更多的成长啊,”我对自己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不希望我的员工们从现役男公关退下来后,就变成社会的边缘人,混不到一口饭吃。我想带领他们融入这个社会,未来多一些出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售卖与爱有关的书籍,

                  多家酒吧、美容院等等,

                  这是歌舞伎町有史以来开的第一家书店,店员都是现役男公关,他们下午5点前在书店上班,5点后会去俱乐部里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为了改变大家对男公关的印象,

                  “21岁时,我就月入百万,豪宅豪车,夜夜挥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10月份,我在歌舞伎町二丁目开了一间书店,叫做“歌舞伎町图书中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近百名男公关中脱颖而出,稳居头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夏目漱石的《心》和川端康成的《睡美人》都属于黑色的爱;红色的爱一般指直接且热烈的爱,例如三岛由纪夫的《潮骚》;粉色的爱的话,例如村上春树的《挪威的森林》,有点伤感的类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也最难找到真爱的人引起了我们的注意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有一群被认为不配拥有爱,

                 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

                  一家以“爱”为主题的书店在歌舞伎町横空出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31岁的时候,我为了纪念自己的拼搏并鼓励后辈,出版了一本书,叫做《放弃自己还太早 人生大事都是在歌舞伎町学的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曾经厌恶过这个地方,觉得它俗气不堪。现在我40岁了,在这待了20多年之后渐渐发现,我之所以能有现在无拘无束的生活,都是仰仗了歌舞伎町。它是一个帮很多人实现了自我成长的、修炼的场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家书店名为“歌舞伎町图书中心”,

                  店里搜罗了所有和“爱”有关的书。被分为黑色的爱、红色的爱、粉色的爱三大类别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对于男公关的成长来说,看书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我们的工作就是与客人一起快乐一起悲伤,设身处地地体会那个人在那个时刻有怎样的心情,这种训练我认为只有通过读书来做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是情人节,一个甜蜜暴击的日子,

                  我为员工们报名了各种技能班和讲座,学习礼仪课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述 |手塚真辉 编辑 | 谭伊白

                  最初,也就是从店面打扫开始做起,给前辈们拎包、做跟班,但没过多久我的业务能力就被得到认可,巅峰时期,每晚点名需要我陪酒的客人有20多人。一年半以后,22岁的我成为了店里的头牌,当时月收入已经有了200万日元(约10万人民币),20年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26岁的时候,我从现役男公关退了下来,开了自己的店。生意越做越大,员工也越来越多。人们都说,服务行业的1年相当于日常生活中的10年,而男公关又是个吃青春饭的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97年,19岁的手塚真辉退学,

                  id="mp-editor">

                  不久前他在这里开了一家书店,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个月,一条摄制组深入东京新宿著名的声色场所,

                  每天还有懂书的男公关店员驻守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是19岁的时候踏入这行的,当时还是中央大学理工部的学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之所以这样分类,是想先模糊爱的界限,从而促使客人和男公关之间对于“这本书是什么样的爱”展开讨论。我们特别注重培养店员与客人沟通,甚至为客人解决恋爱问题。这种积极而又有趣的交流成为了书店的卖点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24岁的手塚

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歌舞伎町是一个充满爱的地方。来这里寻欢的,大多都是为爱所困的人。可即使这里有无数的酒吧、俱乐部,把自己灌醉然后大闹一场,又有什么用呢?但就在这时,你碰巧走进了我们的书店,拿起一本讲述“爱”的书,书上的一行文字可能就会为你的心灵带来些许救赎,这不是很美好吗?

                  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头牌男公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人们因为男公关店员的噱头慕名而来,

                  他们每天说着甜言蜜语,

                  这种被社会边缘化的身份,令他们痛苦不堪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付出“感情劳动”,但并不参与性交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红灯区的牛郎们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似是最懂女人心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能为歌舞伎町的居民和在这里工作的人提供更多读书的机会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说到底,我们终究是一帮被社会排斥的人。很多人认为男公关和陪酒女都是爱情的专家,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的。我们的爱被当做是虚假的、带有利益的,我们说喜欢你,也只被认为是在做买卖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实他们的工作就是陪客人喝酒聊天,

                  我们采访到了新宿歌舞伎町的会长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却不曾了解这间书店存在的意义,

                  在很多人看来,歌舞伎町是一个脱离现实的世外桃源。你是公司老板也好,妓女也好,无论你从事什么,来了之后大家都是平等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还带着他们做义工,清扫歌舞伎町的街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现在他旗下拥有5家男公关俱乐部、

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,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,她是日本一个著名艺术团体的成员,我们在歌舞伎町举行了长达8小时的结婚仪式,婚礼更是被日本著名摄影师筱山纪信全程纪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日本,“牛郎”是风俗产业男性从业者的统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曾经有一次我欠了店里500万(日元)的债,不巧当时刚搬进一个豪宅新家,于是连装修房子的钱都要拿去还债了,每天只能裹着一床被子睡在空荡荡的房间里。说起来挺可笑的,我当时可是头牌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踏入男公关这个行业,

                  去年10月,他更是将产业开拓到了文艺界,

                  当时大学才开学没几天,我就决定退学,正式地成为了一名男公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经开业,立马成了红灯区的“小清新”,

                  让他们参加红酒培训班考取调酒师资格证,给客人提供更好的服务的同时,拥有一项技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和老板手塚真辉传奇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26岁时,手塚成立了自己的公司,

                  29岁的手塚

                  他就以月收入200万日元(10万人民币),

                  点视频,看手冢先生的传奇人生

  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